好心肠的路

作者:钟翔(东乡族)

脚步对于道路而言,有着情人般的迷恋。

人不能一直窝在家里,总得要沿着曲折或平直的道路,先后走出门去,在外面广阔的世界里,干自己喜欢或不喜欢的事儿。

我在康乐流川老家出生后,自从学会了走路,就去古城小学、流川中学读书,后来就到更远的临夏师范学校读书。也就是说,每个人一旦学会了走路,就以老家为自己的出发点,沿着宽窄不一,曲折坎坷的路,去天南地北的各个地方,找寻美好的幸福生活,远大的人生理想。

在童年的记忆里,我最初所能看到的路,多是些细细的田间土路,弯曲陡峭的山径,有的好走,大多不好走。尤其是山上的路,大多是牛羊踩出来的,异常陡峭,面临悬崖,极为难行。我跟在前行者后面,弓身弯腰,手足并用,才慢慢挪动身子,走到要去的地方。而许多时候,我们走着走着,眼前的路就突然没有了,或消失于茂密的草丛,或陷入深不见底的土坑,或掉进了万丈悬崖。我只得无奈地停下来,不停地大口喘气,两眼一片迷茫,不知要往哪里走。

在无路可走时,我看到那些乌鸦呀,飞虫呀,鸽子呀,这些有翅膀的灵巧动物,比我有本事得多,也厉害得多。它们展开翅膀,嗡嗡地鸣叫几声,耍几下优美的动作,就从半空中一掠而过,根本不把大地放在眼里,不把我们放在眼里,也不考虑道路的有无。由此我意识到,人在很多时候,是软弱无能的,比其他动物差远了,不配自称“万物之灵”。

我上了初中,发觉门前的康广路铺满沙子,有大小的鹅卵石,弯弯曲曲地延伸,给我带来了许多好处。我那时爱读书,遇到寒暑假和闲暇时,就骑上破旧的自行车,沿着长长的康广路,到康乐县去,到临洮县去,甚至翻过高大的长龙山,到广河县去,钻进新华书店里,坐在偏僻的角落,埋头看书。 

后来,我考上了临夏师范学校,沿着康广路到了广河县,又转到兰郎公路,走了一个多小时路程,就到读书的学校了。这使我想到,广袤无边的大地上,道路与道路相互连通,彼此秘密牵手,有着千丝万缕的因缘和根本扯不断的情感。莫大的地球上,这些纵横交错,南来北往的道路,似大地身上布满的神经末梢,使大自然充满了无限活力。

我家门前有一条土路,三五百米长,通到了康广路上。有次下起了瓢泼大雨,院里的水愈积愈多,下水道里出不去,就冲出矮矮的门槛,沿路边的沟槽使劲儿奔涌。等大雨停了,我发现原先的路被冲毁了,断成了两截,出现了大坑,根本就过不去。我们看着断了的路,陷下的深坑,都傻了眼,走不到外面去,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。此时此刻,我们才觉出道路的好处,道路的大恩大德。在此之前,我们是多么糊涂,多么麻木不仁啊,竟然到了忘恩负义的地步,忘了道路带来的恩惠,失去了对道路起码的感激之情。

护路工之于道路,正如医生之于病人一样重要,不可或缺。道路延伸的时间久了,承载的压力大了,就会留下许多坑坑窝窝,或被雨水冲毁,或出现滑坡,或陷下深坑,像人身上出现的伤疤,得靠医生治疗一样。护路工一铣一镐的辛勤劳作,日夜付出的点滴心血,使道路一直通向四面八方,天涯海角,曲曲折折地存活下来。

随着年龄增长,跑了许多地方,看到除了地面的道路而外,还有宽广无边的海洋,来往航行的船只。人们走到一望无际的海边,眼前的道路突然断了,伸进了蓝色的水里,根本走不通了。此时驶来的航船,接替道路的神圣使命,把执意前行的一个个行人,统统揽进怀里,小心翼翼地送到彼岸。道路担负的任务,奔赴的远大前程,交由一只只晃荡的航船完成。这样看来,奔腾的流水,来去的航船,也使一个人脚下的道路,同样能够继续延伸,山高水远,任意东西。

再到后来,我到外地开会,主办方要去身份证号码,给我订上了机票,要我飞去飞回,极为方便。轿车把我送到机场,经过例行安检,就登上高高的舷梯,坐在登机牌指示上的座位。引擎发动时,我觉出飞机匆匆跑了一阵,突然离开长长的跑道,离开脚下的大地,一下子飞上了苍天。我刚才走过的道路,大地上看到的一切,全都没有了,消逝在机舱下面,我被一下子带到了云里雾里,被悬在高高的半空。

我是个守旧之人,还是喜欢在坚实的大地上行走,脚踏实地,一步一个脚印。而飞机的出现,彻底改变了我的这一看法,我也慢慢学会了适应。也许在道路心里,以为自己曲折坎坷,一直来来回回绕行,耽误了人们的时间,坏了大家的好事,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,就把愧疚的想法,肩负的重任,一股脑儿托付给飞机,让飞机替代道路的职能,完成道路所要完成的任务。

飞机在半空中飞时,我想,这么庞大的机体,载着这么多旅客,下面没有柱子支撑,上面没绳子拉着,怎么没有掉下去,还在继续往前飞行呢?有时觉出飞机忽然颠簸一下,倾斜一阵,我的心就突突跳着,提到了嗓子眼,异常惊恐,怕出什么意外。

大地上的道路,想直直通向远方,把路上的行人,快速送达目的地。但道路的前方,究竟有什么东西,出现怎样的情况,是高高的大山,是千年古树,还是万丈悬崖,都不清楚。道路小心翼翼地拐来拐去,艰难地步步探索,才可一步步地延伸下去。

我深深觉得,人们奔赴的前程,怀揣的梦想,追求的幸福生活,大多是道路领着去实现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