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者

 

行者

——致父亲

□ 郑文秀(黎族)

    悠长的夜里

  你已听不到别样的蝉鸣

  月光穿行的声音

  如清冽的透明的秋色

  使沉默无言的金黄

  迎着风,等待一次澎湃的合拢

  

  守望的景仰

  在这样的季节里

  显得稳健而奇特

  一河山脉的脊梁上此刻显得空阔而高大

  

  其实,岁月凝固不了轮回的光阴

  你行走中蹒跚的脚印

  已随着成熟的日子

  走向深处

  你怀揣的秘密和机遇

  已被阳光从容地绽放在路口